在豪自掘墳墓

By-Ketty   22/11/2001

       除非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,否則,很少有人在人生旅途上是一帆風順的,臺灣有多少辛勤工作的人,可能終其一生都買不起一棟房子,他們依然活得痛快,只要四肢不殘〈其實也不盡然,多少殘者仍奮發向上〉,除了敗類或是自甘墮落的人,絕大多數能咬緊牙關、放下身段,克服逆境,否則,失業的人豈不是都該走上歧途,或者死光了?

       原諒我這麼說,我何嘗不懂得在豪的痛與傷,但是,我們不該因在豪是「裴勇俊」而寬待了自己,在豪的阿姨說的對,再怎麼走也不致於三人會無家可歸。聽到在豪說「我真的好累了」,令人鼻酸,雖忍不住也想讓他放棄馨瑛,只是,放棄了馨瑛,在豪的生命中就真是一片空白了,何況,對妶秀方面而言,在豪第一次的傷害勉強可解釋為一念之差,但尚能即時回頭,可是,第二次是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」的傷害,就難辭其咎了!

       在豪不想離開馨瑛,卻殘忍的塑造「讓馨瑛離開他」的事實;他並不想隱藏真相,所以讓馨瑛明白他選擇妶秀的動機,但卻又能在電話中毫無修飾的對妶秀說出「我愛妳」三個字,在豪從小培養成的這種「謊言」,讓我真是從頭冰冷到腳底。心中的寒意,油然再生,我感覺到,並不是「愛情」禁不起「麵包」的考驗,而是「心底深處的那道牆」,在豪始終沒有完全跨越過去。他認為自己停留在想拋開貧困卻依然貧困的僵局,停留在想愛卻又怕愛的僵局,停留在金錢主宰一切的僵局,所以,他選擇了冰凍感情,把自己奉獻給財富與前途,甘願自掘墳墓,做具行屍走肉!

       在心力交瘁之下,他終於慢慢接近了死亡!

       禮堂中的花朵是綻放的,新娘子〈即將是〉是美豔的,在豪的心是冰封的!遠處的景象逐漸模糊,就彷彿他走過的燦爛慢慢褪去,我可以預想下面的場景,在豪必然頹然倒下,很多事情可能改觀,但是,傷害的造成,卻已是無法挽回的事實。

       心情好沉重,為這種荒謬的選擇,為在豪那殘缺的人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