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夜飲泣的男人─金翔赫〈之三〉

By-Ketty 01/06/2002

    仔細觀看離去後的翔赫,只有心痛,沒有怨言;只有遺憾,沒有糾纏;只有懷念,沒有遺忘!

    就如同他所了解的未來,他努力的撐著這段連自己都不知道的「沒有有珍的日子」,他「好想見有珍」,看他手中停不住的香煙,看他失魂落魄、完全不似過去幸福的眼瞼,但是,他依然得好好的過著─為著自己心甘情願放手的承諾〈這完全不同於他以前的自戕,那時的他,是自覺被辜負、被欺騙、被傷害,心碎得想放棄掉生命,而不想放走有真〉。

    只是,命運似乎依然不放過這個男人,當劇情急轉直下,當俊祥的身世破繭而出〈起碼俊祥相信且接受了與有珍是同父異母的事實〉,他再度面臨了難堪的僵局,接受俊祥的託付而製造荒唐的言論來帶回有珍,難的是,他是否還能與有珍共度這未來的漫長日子,我想翔赫能夠,但是,重創的有珍呢?他還忍心回到這個因她而遍體鱗傷的男人身邊嗎?祥赫真的很可憐,他就像棋盤上總是安插錯誤的一顆棋子,只能為他的愛付出與奉獻,總想讓「有珍過得幸福」,總想「和有珍一起完成好多的事情」,卻「一件也沒有做到」!如今再次面對這殘酷的事實,他又將如何帶領心愛的女人度過這危機〈對他而言,也可能是轉機〉,或竟是,對他自己將造成更深的傷害?

    也許看過太多的美好愛情故事,反而對這飲泣的男人,多了一份更深沉的祝福!